张浩输给了白凯南,这不是笑话,这是《欢乐喜剧人》

编辑:[db:作者] 2020-02-18 06:46:04来源:马庆云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"文/马庆云2月16日晚间,《欢乐喜剧人》播出十强选拔赛最后一场。在这一场当中,白凯南凭借自己的小品《角儿》,战胜张浩的小品,成功晋级十强。争议也随之而来。节目电视台播出之后,转向各大网络平台播映。而网络平台形成的弹幕当中,大量的声音开始质疑白凯南,并未为浩哥抱不平。其实,白凯南战胜张浩,并未影响浩
"

文/马庆云

2月16日晚间,《欢乐喜剧人》播出十强选拔赛最后一场。在这一场当中,白凯南凭借自己的小品《角儿》,战胜张浩的小品,成功晋级十强。争议也随之而来。节目电视台播出之后,转向各大网络平台播映。而网络平台形成的弹幕当中,大量的声音开始质疑白凯南,并未为浩哥抱不平。

张浩输给了白凯南,这不是笑话,这是《欢乐喜剧人》


其实,白凯南战胜张浩,并未影响浩哥最终晋级。张浩依旧以小组最后一位的方式进入到了十强席位当中。在稍后的《欢乐喜剧人》节目当中,浩哥依旧会有喜剧作品登场。显然,张浩通过网络剧和网络电影为自己积攒了大量的人气,也为这档喜剧综艺带来了不少的观众期待。

但对于张浩输给白凯南,《欢乐喜剧人》还是把自己演成了笑话。对于白凯南的小品而言,最大的问题就是“没有包袱”。如果说其他喜剧选手的问题还是喜剧包袱太少的话,那白凯南已经属于全程尬演的序列了,根本没有包袱可言。

张浩输给了白凯南,这不是笑话,这是《欢乐喜剧人》


对于这个小品《角儿》,到底是优质的,还是值得商榷的呢?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问题。在这个作品当中,白凯南先是以网络直播的方式各种卖萌、耍贱,最终面对了网络用户的流失。在这种困境面前,戏中的白凯南接受了师父的建议,改成专门表演京剧,反倒是大火了。

目前,这种喜剧作品的创作和表演形式,已经在不少的喜剧作品当中“大行其道”了。前边搞一堆恶俗的表演内容,最后来一个猛然间的专场,表演一点好东西,并且喊几句口号,还是优质的内容更经典,要弘扬传统等等。而这类作品,无一例外,在前边的内容当中大量设计喜剧包袱,在后边的弘扬传统内容当中,丝毫没有包袱,只剩下煽情了。

张浩输给了白凯南,这不是笑话,这是《欢乐喜剧人》


从观众的角度讲,这种喜剧创作模板,是弘扬了传统艺术形式,还是暗地里给恶俗的内容做宣传呢?我认为是后者。拿白凯南的《角儿》为例,从观众的角度来论,大家看的热热闹闹的,只有白凯南搞网络直播的那些内容,更是请来了网络直播卖货的高手薇娅助阵。这些内容,给观众制造了一些笑点,如果它有笑点的话。

而在这部分的表演当中,丝毫看不出表演者对于这些恶俗内容的厌恶,相反,基本上所有的演员都乐在其中。甚至于,连方清平饰演的师父形象,也在直播表演当中搞了几个所谓的喜剧包袱,为恶俗添砖加瓦。而这部分内容,越精彩,其实越说明后边煽情反转的无力了。

张浩输给了白凯南,这不是笑话,这是《欢乐喜剧人》


前边演得这么热闹,怎么到了后边真正想弘扬的内容上,就不好看了呢?这是此类创作模板的最大问题。这个创作模板,看似弘扬传统艺术,实则不过是捡着新鲜的娱乐形式和内容给自己贴金罢了,用这些新鲜的内容来拼凑一点又低级又可怜的笑点。

创作模板之外,我们不妨再看看白凯南在剧情当中人物行为动机转换的理由。在《角儿》当中,白凯南先是搞网络恶俗直播,造成没人看的局面。最后搞起了京剧直播,突然获得了非常不错的人气,所以他开始京剧直播了。等于说,这个作品反转的真正原因,还是追求观看人数的最大化。若是恶俗直播有人看,而且更多人看,是不是戏中的白凯南也就不唱京剧了呢?

张浩输给了白凯南,这不是笑话,这是《欢乐喜剧人》


追求更多人看的人物行为动机,本身就是架不住推敲的。这类创作模板,真心希望那些低端的喜剧演员们摒弃之。前边演得那么欢,本身就是对作品想要批评的娱乐方式的内心暗暗赞誉罢了,哪里还能体现出讽刺的力度来呢?

仅基于《角儿》这个作品而言,想要弘扬京剧,其实有不少的喜剧表现方式,让京剧和网络直播真正对打都是可行的。但这无疑给白凯南等人增加了京剧上的表演难度。京剧的真正魅力不是演员恶俗表演之后嚷嚷口号喊出来的,而是直接通过全程的表演,是骡子是马溜出来的。

张浩输给了白凯南,这不是笑话,这是《欢乐喜剧人》


反观张浩的作品,虽然当代情感不足(讲的是古代兵卒镇守粮仓),但至少笑点颇多,包袱层出不穷。最终的剧情反转部分,也不似《角儿》那样无力量。张浩作品会输给白凯南,我不理解。难道《欢乐喜剧人》不要喜剧,只要廉价的口号了?对于已经晋级的白凯南而言,别老拿着俗套的喜剧模板套弄作品,才是正道。


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