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教分身尿道囊袋束缚 调教 道具 bl 排泄

编辑:苍老师 2019-08-31 22:46:32来源:互联网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文文走进了朋友谭辉的洞房,这也是我爱情的祭日。我一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?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坚固的爱情竟然如此脆弱?自己深爱的人被信任的朋友娶回了家。

  文文走进了朋友谭辉的洞房,这也是我爱情的祭日。我一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?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坚固的爱情竟然如此脆弱?自己深爱的人被信任的朋友娶回了家。

  我在枝城上师范的时候,被同学们称为才子,人缘也好,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欢,但是爱情却从来没有光顾我的生活。我觉得生活中缺少点什么,特别是听见室友们常常开心地谈论自己找到女朋友的时候,失落和寂寞更是缠绕着我。

  我的心中早已装着一个人,就是我的同班同学文文,生性羞怯的我从不敢对她表白,机会终于在我的胆怯和期待中到来。一个周末的晚上,班上的同学出去溜冰,文文也在其中。我想着办法接近她,她说让我带她溜冰,受宠若惊的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近文文,她的脸红扑扑的,漂亮的大眼睛看得我心慌意乱。文文性格活泼,溜冰场里,文文像个孩子般开心的笑着,跳跃着,长长的头发飘飞着……

  文文的样子一定是美丽的,因为江枫在讲到这里的时候,有些陶醉的样子,仿佛他已经回到那年那月那一刻了。

  文文走进了朋友谭辉的洞房,这也是我爱情的祭日。我一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?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坚固的爱情竟然如此脆弱?自己深爱的人被信任的朋友娶回了家。

  回学校的路上,我趁同学们谈笑的时候,将揣在怀里的厚厚的情书偷偷递给文文,回到宿舍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消息。第二天,调皮的文文给我送了一个“大礼”,她在一块新橡皮擦上写了五个字“我也喜欢你”。我感动的不知所措,初恋就这样开始了。橡皮擦到今天还在我的书柜里,相爱的“证物”还在,相爱的人早已远去。

  毕业分配的时候,我们两人一起被分到小镇上的两所中学教书。文文在山里中学,比较偏僻,各方面条件都差。我在镇中学,条件要好一些。我们的学校相隔二十多里路,交通不方便。我怕文文吃苦,多次到教育组找领导说情,要和文文对调工作单位。父母反对我这样做,我安慰父母说已经是准媳妇了,都是一家人,以后自己想办法调到镇上去就行了。

  我送文文去单位报到的那天,文文感动得哭了,那夜,文文以身相许。她躺在我的怀里,温柔而坚定地说:“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,等我嫁给你!”

  这一句美丽的誓言,让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,我放心而又幸福的走进山里的中学开始生活。

  两个相爱的人因为工作只能两地分居,但是空间的距离没有阻止爱情前进的脚步。每个周末,我都是第一个离开学校,走山路,过小河,再乘车到镇上去看文文。我们一起洗衣、煮饭、牵手在月光下散步,相互依偎着谈心到深夜,让文文的同事羡慕不已。我的好朋友谭辉也在镇中学工作,每次去看文文的时候,我也不忘和谭辉喝杯酒,聊聊天,有时候我们三个人还在一起打牌唱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