纯情丫头火辣辣 每晚都传来她嗯啊的销魂声无法自拔

编辑:收集整理 2019-02-28 15:22:15来源:互联网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繁华都市霓虹初上,车水马龙,灯红酒绿…却充斥这一种孤单和悲伤的感觉,我从一个来到这个城市疗伤,陌生而热闹的城市,只有我一个人的影子!我遇到美丽大方的她,她是才搬来的邻居,我和她的故事以纯情丫头火辣辣来形容。

  繁华都市霓虹初上,车水马龙,灯红酒绿…却充斥这一种孤单和悲伤的感觉,我从一个来到这个城市疗伤,陌生而热闹的城市,只有我一个人的影子!我遇到美丽大方的她,她是才搬来的邻居,我和她的故事以纯情丫头火辣辣来形容。与我同楼而居,总是会带很多的男人回家,每一个都不会太久,有喜欢的,目的只是为了快活!一墙之隔的隔壁每晚都传来她嗯啊的销魂声无法自拔…

  她刀削般的小脸,金黄的长发,身着夹克、牛仔裤,纤细的手指幽雅地夹支烟,那时我很孤僻,还有点自视清高,在那满是脂粉味香水味的红男绿女中,我总感觉自己是鹤立鸡群是天使沦落凡尘,她认识不到这些,她总是喜欢把两只冰凉的小手从后面圈住我的腰,脸颊紧贴着我的后肩。咚咚的敲门声响起,门一开看到眼前不羁酷炫的她对我说“嘿,我们去酒吧!”

  她的热情让我无法抗拒,她永远不知疲倦,爆炸的酒吧里,她纵情地蛇一样扭动,火红的夹克衫燃烧着她的青春和寂寞,令人怦然心动,时间久了,我开始觉得她很可爱,她笑的时候一脸灿然,眼睛亮亮的,眼角往上翘,棱角分明的唇角微微透着一丝狡黠。那时她爱上个有妇之夫,他们同居了,并堂而皇之地开起了夫妻店,据说餐馆的生意还不错,她有了项链、戒指、耳环,她像贵妇人一样坐在收银台,幽幽地吐着烟圈儿。

  但很快,她怀孕了,那男人便回家闹离婚,被爱情迷惑的男人永远是这么武断,那个老实巴交却又颇有心计的女人找到她,带来七岁的儿子双双跪到她面前,眼泪一把,鼻涕一把地哀求:“你就放了我男人吧,儿子这么小,他比你更需要他…”终于,善良的她无路可退,她在人生第一次与女人的较量中溃不成军,她简单收拾了衣物回了家,躲过老父亲的盘问,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,伏在床上便失声痛哭,想起这段恋情就要随风而去,她心疼的再次流泪…

  那时她为了躲避那男人的纠缠,她打掉了孩子,只身来到这里,她为她这一壮举永不言悔,因为她爱了,她觉得值,只是有时候忽然她心疼地说:“那孩子如果不打掉现在也该有二岁了,会叫妈了。”而时间不会疼惜和同情任何人,今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,也许是跟这个躁动的城市有关吧,窗外刚刚传来隐隐约约的哇声,她身上露出的地方越来越多,像极了纯情丫头火辣辣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