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就开始受不了—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

编辑: 2020-02-13 05:30:18来源: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“雪丫头。”突然院子里又传来了一声呼喊声,顿时将陷在情欲中的两个人惊醒。老赵听到这个声音,简直恨的牙痒痒的,这个王老头,早不来晚不来,偏僻在最关键的时候来。“叔......是爷爷,爷爷来了,他一定有办法治好叔的蛇毒的。”王雪听见自己爷爷的声音后,兴奋的
岳就开始受不了—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 岳就开始受不了—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

“雪丫头。”

突然院子里又传来了一声呼喊声,顿时将陷在情欲中的两个人惊醒。

老赵听到这个声音,简直恨的牙痒痒的,这个王老头,早不来晚不来,偏僻在最关键的时候来。

“叔......是爷爷,爷爷来了,他一定有办法治好叔的蛇毒的。”王雪听见自己爷爷的声音后,兴奋的不行。

在她的想法中,老赵会被蛇咬全部都是因为她引来了毒蛇,要是老赵就这么被毒蛇毒死了,她一定会愧疚一辈子的。

但不知怎么的,老赵把他的大武器从自己大腿根移开的时候,王雪竟然感到有些空虚,真不知道那个大家伙进入到自己身体里,会是一个什么感觉。

“小雪,叔没事了,蛇毒已经被你吸出来了。”做情事被打断的老赵,明白今天没有机会了,身下的巨龙也逐渐软趴了下来。

看着老赵肿胀的地方逐渐变小,王雪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,那么好的赵叔可不能因为自己出事了。

“对了,小雪,我们中蛇毒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告诉你爷爷,不然你爷爷会担心的。”老赵一边帮小雪拉好底裤,一边嘱咐到小雪。

“嗯,叔,我知道的。”王雪想起刚才吸蛇毒的场面,顿时感觉脸上有些发烫,要是能一直继续下去该多好啊。

正当老赵还想继续嘱咐小雪两句,便听见院子里传来的声音逐渐变大,隐约还能听见脚步声传来。

“雪丫头,你在吗?”

“爷爷,我在的。”王雪急忙拿上自己那沾满老赵身下味道的粉色底裤,将它藏进盆里,随后羞答答的撇了一眼老赵后,便连忙向外跑去。

“雪丫头,咋这么慢啊,快跟爷爷回家吃饭了。”

“我东西掉赵叔这了,爷爷,我这就回去吃饭呢。”

看着老王带着王雪回家,老赵心里说不出的失落,就差那么一点,自己就可以品尝到王雪的滋味了。

又继续乘了会凉,老赵刚准备起身去做午饭,便看到一个女人慢吞吞的从大门走了进来。

来人是何茂村有名的寡妇郑薇薇,刚嫁到这个村的时候,她的老公李二柱就直接在洞房花烛夜后暴毙了,怀上的小孩也夭折了,因此乡里乡亲的都在传她是个白虎,专门克自己的男人。

但老赵可不太信这个,况且这个寡妇长的是真的很美,一米六几的个子,穿着宽松的花色长裙,前凸后翘,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似的。

正当老赵眯着眼打量眼前这个寡妇时,郑薇薇一手揉着腰,一边表情痛苦的走到老赵面前。

“赵叔,昨天我不小心扭到了腰,夜里疼的厉害,你是咋村远近闻名的医生,您看,能不能帮我治治。”

岳就开始受不了—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

听到这话,老赵这才把眼神落在了郑薇薇的腰上,真是好一个细腰,看着没有一丝赘肉,要是能摸一把,该得多爽。

老赵心里胡乱想着,但是表面还是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,笑道:

“小事一件,待会我给你拿点我的特制药,用不了三天就能好了。”

“三天?!要这么久啊,那可怎么办啊?”

郑薇薇听到需要三天才能治好,心里更加着急了,现在她的生活支出可是自己赚的,岳就开始受不了—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而且还要赡养自己丈夫的老母亲,这要是三天赚不了钱,家里连锅都要揭不开了。

一想到这,她的心里就无比烦躁。

看到郑薇薇这个样子,老赵也大概猜出了原因,要想让腰伤好的快一点,方法当然有,只不过需要推油按摩一下......

一想到这,老赵就忍不住打量起眼前的郑薇薇,此时的郑薇薇一只手正扶着腰部,将硕大的柔软给挺了起来,绝美的脸庞看的老赵身下不由的挺立了起来。

老赵强压住心里的欲火,故作严肃的说道:“要想好的快一点,也不是没有办法,就是怕方法你不能接受。”

“什么办法?赵叔,我知道你以前是县城里的名医,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!”郑薇薇立马急道。

“我听说你也在县城里待了两年,想必也听过推油按摩了,如果由我帮你按一下,再涂上我配的特制药,腰伤明天就会有很大的好转。”

老赵眯着眼睛,暗自打量着眼前这个绝世尤物。

郑薇薇听完老赵的话啊,果然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她在城里待了两年,懂得要比村里的人多的多,思想也开放的多,但是要让她脱了衣服让老赵在自己身上按摩,却也有点难做出来。

可是自己家存的余粮不多,再担搁几天日子就过的更苦了,老赵是个医生而且年纪都跟自己父亲一样大了,想必也不会对自己做什么。

一番纠结之后,郑薇薇脸红道:“叔,没事,你尽管在我身上施展就好了。”

老赵听到这话,欣喜若狂,可是表面还是一副老实的样子。

他走上前扶住郑薇薇,左手上摸着柔软无骨的小手,右手搂着细腰,让他不禁心里一颤。

与此同时,郑薇薇身子也不由的发软,郑薇薇自从丈夫去世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男人,现在被老赵这么扶着,只感觉全身发软。

老赵将郑薇薇带进房间,让郑薇薇脱下衣服,并平躺在床上,看着花色长裙从郑薇薇身下缓缓褪下,老赵的欲火简直快要克制不住。

看着郑薇薇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的暴露在眼前,老赵使劲吞了口唾沫,他把桌子上的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,激动无比的朝郑薇薇的后背探了过去。

这次肌肤相亲,老赵身子颤抖,心里面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啃食,让他心痒难耐。

粗糙的手掌在橄榄油的润滑下从郑薇薇,光嫩洁白的后背轻轻滑过,每一次的移动,郑薇薇都会如同触电般一样颤抖起来,喉咙深处也会传来舒爽的呻吟,羞的她将头直接埋在了枕头里。

老赵如痴如醉,眯着眼睛享受着郑薇薇温热的体温从手心俯身而来。

每次将橄榄油涂抹到腰肢的时候,他都会有意无意的朝郑薇薇挺翘的臀部蔓延过去,奈何有底裤包裹着臀部,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底裤给撕烂,将沾满橄榄油的手指挤入蜜洞之中